图片新闻更多>>

2017年高考我校再创佳绩[查看详细]
喜报:2016年高考我校再创佳绩[查看详细]
中央电视台9套节目报道我校素质教育创新[查看详细]
9.3阅兵电视直播节目中令所有一中人激动的一个镜头[查看详细]

赵博:用生命诠释责任与担当(下)

作者:党政办  来源:西安市第一中学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17 10:23:00

   洁白的纸花被泪水打湿了柔软的花蕊,呜咽的思念在料峭的春寒中绵延不散……
       2016年3月7日,赵博的追悼会在三兆殡仪馆举行。
       低旋的哀乐像尖锐的利器,扎进每一个人的胸膛。疼痛!伴随着对赵博的挚爱与不舍、敬仰与怀念,紧紧地揪住每一个人的心。
       年仅45岁的好父亲、好丈夫、好儿子、好同事、好干部、好老师,将生命的最后一刻定格在扶贫路上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!
       “赵教导员为我们操碎了心”
       对学员耐心教导爱护有加 既是恩师也是兄长
       听到追悼会的消息,认识赵博的人们纷纷赶来,原本预定的100人的悼念厅已经容纳不下。
       他在第四军医大学当教导员时教过的学生从全国各地赶来了;教育局的同事从他在医院的时候就久久不肯离开;他帮助过的职业教育学校的工作人员也自发前来……
       当要求按照同事、家属分别站队的时候,他的四五十名学生都纷纷站到家属的一边,学生们还自发制作了横幅,送别他们最最亲爱的老师。
       “赵教导静静地躺在那里,他再也不会乐呵呵嘱咐我们毕业后多来母校看看,多注意身体……”四医大02级口腔系学员曾宁碧哭红了眼睛,“天人永隔,师恩难忘,军校的经历和赵教导的耐心教育使我受益终身。”
       赵博转业到市教育局之前,有着多年的部队工作经历。1970年,赵博出生于青海省格尔木市的一个军人家庭,他的父亲也是一名多年驻守边疆的军人。军人父亲灌输给赵博的观念就是,爱岗敬业,忠于职守。1988年,赵博考入郑州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学习,毕业后先后在天津解放军运输工程学院、蚌埠汽车管理学院服役。1994年调入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,担任过参谋、干事、助理员、学员旅教导员、副团职教导员。其间因成绩突出,共荣立三等功3次。2004年被四医大评为“优秀基层干部”。在四医大工作期间,他先后任四医大学员旅副团职教导员等职,与学员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在学员们的心里,他既是老师,也是兄长。
       曾宁碧告诉记者,3月5日得知赵博去世的消息后,她和很多同学一样,第一时间就从外地赶来西安,送教导员赵博最后一程。“赵教导对我们就像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。”曾宁碧还记得,当时的学员年龄差距较大,从16岁到30岁不等。年龄小一些的学员有点任性,但只要是赵博的话,大家都会听。“我当时比较叛逆,教导员对我的帮助我终生难忘。他为人正直,耐心细致。记得当时有个学员,有时受点批评就离队出走,每次都是赵教导员把他找回来,耐心讲道理。赵教导并不严厉,却似春风化雨,让我们感觉很温暖。”
       2003年“非典”时期,有个学员因发热被隔离观察,赵博每天都去餐厅打来这个学员喜欢吃的饭菜,去看望他,安抚他的情绪。“当时班里只要有学员生病,赵教导无论多忙,都每天从家里做了可口的饭菜,带给学员吃,那时候我们年龄小,很调皮,很任性,赵教导为我们操碎了心。”曾宁碧再也说不下去。
       “敬爱的赵教导怎么就走了?年前赵教导还和毕业学员们一起聚会,我在医院值班,没能赶来,竟没见上最后一面……”毕业于四医大02级临床系学员张永刚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毕业后,赵博每年都会和学员聚会,今年适逢学员们毕业十年,聚会时张永刚因为工作忙没参加,成为他永远的遗憾。“心里后悔极了,此刻只想对亲爱的赵哥说:我最敬爱的师长,您一路走好。”
       “他就是个操心的命,对谁都关心备至”
        对同事掏心窝子地付出 既是朋友又似亲人
       “我亲爱的战友走了!”同事邵丹在朋友圈这样写道,她不知道出事那天自己给赵博回复的“谢谢关心”,赵博临走前看到了没有,这成了她心中永远的痛。
       “赵博对同事、朋友掏心窝子地付出,大家随口一说的话,他总是认真地记在心上。”就在3月4日,他出事的那天早上,邵丹在办公室看见了赵博,随口抱怨了几句,说自己总是失眠,夜里3点还没睡着。中午的时候,邵丹接到赵博的一条微信,叮嘱她“自己多注意,工作上我会尽量体谅你。”她不禁心头一暖。“因为在治疗,下午两点半才给他回复‘谢谢关心’。也不知道他看见了没有。”邵丹说到这儿,泪珠忍不住地在眼里打转。回忆起“并肩作战”的8年岁月,邵丹说“他已经不单是副处长,我早把他当成了我的兄长,我的亲人”。
       “他就是个操心的命,对谁都关心备至。”与赵博同一处室的同事田宇豪,回忆起去年冬天他们参加驻校工作组,一起接访群众时的情景,至今仍历历在目。“大冬日天寒地冻的,我在室外给上访群众复印材料。自己仗着搞体育出身穿得少,可赵处是见我一次‘骂’一次,‘你小子多穿点衣服’。每天到中午饭点了,他都会把我赶走,让我先去吃饭,他自个坚守。”
       “听说10点要停电,如果有事马上给我打电话。”这是去年10月15日,碑林区教育局职称科的王萧,去值班路上收到的赵博发来的微信语音,提醒他注意停电。现在,王萧看着仍存在手机中的这条微信,黯然神伤。那曾经熟悉的声音,成了永久的怀念。
       因为赵博所在的高等职教成人教育处业务繁忙,以前常有民办院校抽调上来帮忙的工作人员,“这个处十分温暖,大家感情都很近,像家的感觉。”西安旅游职业中专副校长骆强年说。
      “2012年我的婚礼,就是赵处替我一手操办的。”西安职业技术学院的周坤,因为家在外地,赵博对他像亲弟弟一样关照。“生了孩子后,赵处还给我发来食谱,提醒我给媳妇补充营养。”
       “2008年除夕轮到我值班,初一才轮到赵处,可他年三十却放下家里人,带来好茶和肉,陪我一起值班过年。”西安旅游职业中专的王亚军说,赵博真诚善良,体恤下属,这让他十分感动。
       一到教育局就成了好搭档的张斌和赵博,更是比兄弟还亲。只有接过赵博未竟的扶贫工作,他才能渐渐平复心中的伤痛。“他走的时候,倒在我肩膀上,身子很沉,只说了一句‘哥,我下午见不了扶贫户了,我坚持不了了’。”回忆起赵博发病时的情形,西安市教育局规划发展处处长张斌几度哽咽。“他走的最后一刻,还放心不下扶贫户,我已经给领导汇报了,一定要把他手里的扶贫户接过来,做好兄弟的未竟之业。”张斌说,只有把那一户扶持好,自己的心里才会得到安慰。
       “爸爸!女儿再叫你一声爸爸”
       对家人无限关怀的好丈夫好父亲好儿子
      “这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,到现在我都不相信这是真的,最爱我的人走了……”对雍娜娜来说,丈夫赵博的突然离世对这个家庭的打击是毁灭性的,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,知心的爱人竟没留下一句话,撒手人寰……
       雍娜娜含着泪说:“在我心里,赵博是最好的好丈夫、好父亲、好儿子!他不管每天晚上回来多晚,第二天早晨,不到6点就准时起床给我和孩子做早饭。经常都是四五个菜,比午餐还丰盛。为了陪我们吃早饭,他很少去单位的食堂。”回忆起丈夫的点点滴滴,就像在她心上划刀子一样,句句都疼。
       赵博总说:“平常工作忙,没有时间陪妻子和孩子吃顿饭,所以早饭是一定要做的,看着她们能多吃一口我心里都高兴。”不仅如此,赵博还会细心地上网搜索各种营养早餐的做法,每天变着花样给她们做饭,几乎天天不重样。每天早晨做好饭后,赵博还会发在朋友圈“秀”一下,收到朋友的点赞,赵博心里总是美滋滋的,他说那是一个丈夫一个爸爸对家人最普通也最温暖的疼爱。
       最让雍娜娜看中的,还是赵博的人品。“他对谁都那么谦和,从来不跟我们发脾气。在被抽调驻校工作期间,他愈发忙碌了。整个冬天,他都要先坐个地铁,再倒个蹦蹦车,赶往远在大南郊的学校。学校里没有暖气、停水断电,吃不好,一吃饭回来就拉肚子,常常疼得半夜醒来,但他没有一句怨言,回到家总是笑呵呵的,就是再累,都会陪孩子玩会儿。”
       驻校工作并不好干,经常工作到很晚,赵博胡子拉碴都没时间打理。有不明情况的群众把气撒到赵博身上,大半夜电话铃声常会响起,难听的话让雍娜娜都气不过,可是赵博却总安慰她:“群众也有他们自己的难处,这就是我的工作,没什么的。”
       赵博对别人好,对自己的父母更是孝顺。赵博父亲身体不太好,只要中午有时间,赵博就会去单位附近的父母家里,给老两口做好午饭,看他们吃完饭、洗完碗,才回到单位上班。出事当天,同样身为军人的老父亲看见儿子躺在病床上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老泪纵横。老父亲觉得自己年轻时对儿子照顾太少了,对不起儿子。老母亲身体瘫软,她多希望儿子能睁开眼睛,再跟她说说话。
       原本再过两天(3月18日),就是赵博和雍娜娜结婚17周年的纪念日,22日还是赵博最疼爱的女儿的8岁生日,“庆祝的地方我们都订好了,可是我最亲密的爱人却再也不会到场了……”雍娜娜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。
       病床前,赵博的女儿轻轻地喊着“爸爸”,却再也得不到回应。“我本来不想让女儿看见爸爸躺在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的样子,但是,那样对女儿不公平。只希望女儿能记着爸爸的样子,记着曾有一个善良坚强的好爸爸永远爱她。”
       女儿没有了爸爸,妻子失去了丈夫,对家人来说,一片天轰然倒塌。
       市教育局的办公桌前,赵博最爱的那杯热茶已经凉透,夕阳西下,同事朋友再也看不到他忙碌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 手机照片中的赵指导员还在亲切地微笑,最爱他的学员们却等不到下一次相聚。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秦岭巍巍,山水无言。
       农家小院升起炊烟袅袅,宁静的村庄在绚丽的夕阳下恬淡依旧。曾经的那个“没有一点架子”、“常常微笑”的扶贫干部已经悄悄离去,如同他默默来到山区帮助群众一样,没有声息,只有温度。
       赵博离开了我们,他的精神却不会消散。他是一名作风硬朗的革命军人。他是一名忠于职守的教育工作者。他是一名心系群众的优秀干部!
       赵博的奋斗精神、高尚情操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       他的动人故事留给人间缕缕温情,在古城的大街小巷久久传唱……